轩辕九

【Doc×你】寄往雪山的信

  

  #书信体

  #超多私设注意避雷

  #用脸铲平阿尔卑斯山有感

  #请过来认领写信的医生 @过气安穆

  

Mon cher petit renard:

  很抱歉现在才给你写回信,我最近的任务有点重。我刚从新墨西哥回来不久,还有一大堆报告要写,小队里的各位很不让人省心,我不得不在处理报告的间隙里抽出时间调和两个部队的人的矛盾,他们差点儿因为一点小事大打出手。我不知道一群成年人怎么可以如此不成熟。

  好吧,抱怨到此为止了,我总不能整天像个老爷爷一样朝你絮絮叨叨说着生活里的不如意。你过得那么好,我收到你从阿尔卑斯山寄来的礼物了,收到那个箱子的时候我吓了一跳,我记得你说你会给我寄照片和录像,我没想到你会拍那么多照片,你居然还把勃朗峰上的碎石和松枝寄给我了。

  我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我觉得你这样很好。我触摸你寄给我的勃朗峰碎石,还有那根松枝,我能够感到从这些小物件深处散发出来的寒冷。就像看到干燥的细沙会联想起撒哈拉沙漠一样,我可以想象白雪堆积在石头和树枝上的样子,你让我向往那种在雪山里自由徜徉的感觉了。我小时候学过滑雪,时隔多年我早已把这项技能荒废,也许什么时候我会在某个短暂的假期里到阿尔卑斯山上去找你,你可以教我滑雪,我发誓我会好好学习的。

  我看了你寄给我的照片,你真的很喜欢这个地方。你知道,相册真的很厚,我不敢相信你居然在每一张照片的背面写了注释,那本相册可是比我书柜里的医学著作还要厚,这一定用了好几只马克笔,但我必须得说,这让只有照片的相册变得有趣多了,整本相册看上去像是旅行游记或是惊险小说。

  你和你的朋友们很了不起,我看了摄影师给你拍的照片,那些动作,说实话,非常危险。我想这就是你上次摔断胳膊被迫在巴黎休养的原因?我看过那个地方的照片,你说你们把那片被白雪淹没的地方叫做“白色芭蕾”,现在你已经克服那个让你受伤的难关了,你还得到了Red Bull的关注,这对于极限运动爱好者来说的确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好消息。

  但我没想到你们这群年轻人庆祝的方式是凌晨横穿阿拉维,而且你甚至没对我提起过这件事,你们总是喜欢干些让人担心的事情,幸好你安全回来了。我看了那个录像带,过程对于一个不会滑雪的人来说很惊险,我能看出你们的速度很快,我听到录像带里的声音,雪花和冷风掠过耳朵,能见度只有几米,手电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你真的应该和向导说声谢谢,感谢他带你们平安穿过如此狭窄的山谷,山谷里乱石密布,你每闪过一块突出的岩石我都要松一口气,如果被我知道你是故意吓唬我的,孩子,我会让你好看。

  不过,我必须承认风景很不错,我喜欢那个结冰的水坝,你冲出山谷滑向水坝的时候正好日出,金色的阳光刺穿了云层,那些针叶树的影子,那些明亮的积雪和闪光的冰面很美,你们举起双臂欢呼,像太阳光一样活力四射,充满希望。你在一个好地方工作,追逐雪线生活,这件事听起来很有孤勇的浪漫感。我为你感到自豪,我亲爱的,你已经无数次向我展示了你的胆识和智慧,你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还有一座美丽的雪山。

  在巴黎的时候我问你为什么要从事如此危险的工作,你说你在人世间找不到活着的感觉,你说你不想像所有人那样,整天朝九晚五,为了薪水把自己使唤得像一匹马。这听起来就是年轻人会说的话,太过理想主义,又有点叛逆,但你做到了。看着你寄给我的照片和录像,我确信这一点,你属于雪山。

  我记得你在巴黎时的样子,那个样子和你在阿尔卑斯山时是不一样的。你没有在巴黎放肆地笑过,你说巴黎是用撒了金粉的巧克力糖做的,繁华得有些矫揉做作,身为巴黎人我不敢苟同,你只是不明白巴黎的凶狠。巴黎就像你的越野比赛一样,如果你不看清前路,那么迟早会在岩石上撞碎脑袋的。

  我记得在巴黎的时候我问你感觉怎么样,其实我在询问你手臂的伤势,我没想到你的回答是“I feel alive”,因为你没在雪地上丢掉性命,你还对我说这真是太棒了活着真好,这是我成为医生这么多年来首次听到如此特别而不切题的答案。但其实你说得没错,我帮助过很多人,但没有一个人对我说活着真好,但你说了,那个时候我由衷的为你感到高兴,我甚至因为你一句话而感到无比的快乐和幸福。我的工作不只是铲除世上的毒瘤和医治伤病的人而已,我还应该让人们像你这样微笑着说一句活着真好,这是我的责任,我的梦想,我应该为之努力一生。

  你回答得很好,我一直记得你说的这句话。我也受过伤,你应该知道新墨西哥的事情,简直就是个地狱,丢掉性命的人们数不胜数。我决定离开安全的营地深入隔离区的时候,我想起了你的话,死亡让我们感谢生命。我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寻找生命的意义,你追求速度和刺激,挑战着你的极限,发现雪山上的美景,踩在滑雪板上追寻你的梦想,而我选择在军队里工作,现在我已经不再怀疑从我枪里射出的每一发子弹了,这有你的一份功劳。

  我要谢谢你,你的经历告诉我,人有无限可能,你让我重新燃起了对自由自在生活的向往,但我还有身为军人和医生的责任,不过这也是一种非常珍贵的感觉不是吗?你无须为自由的生活感到自卑和愧疚,我们只是选择了不同的生活方式,我只希望你过得好,我亲爱的。

  再次感谢你寄过来的大箱子,我很喜欢你的礼物,希望下一个箱子里会有更加传奇的滑雪故事。

  但是答应我,千万注意安全,不要一个人一头扎进雪山里却迷路了出不来。如果有危险的任务也记得告诉我一声,不要好几天都失去联系,我会担心的。滑雪的时候注意点儿,可别又把胳膊摔断了,我可不希望你再一次感受活着的滋味,一定很痛。

  另外,那个被撞裂的头盔实在是太恐怖了,我希望这封信到你手上的时候你已经换上了足够坚固的专业装备,但你最好还是有点安全意识,别让肾上腺素灌满了你的小脑袋瓜子,连路都看不清了。背包里放点医护用品,你这个不会急救的小疯孩子永远令人提心吊胆。

  说太多了显得我像是你的妈妈,更何况我还不知道你能不能听进去。

  总之就这样吧,我还是希望你多加小心。祝你在阿尔卑斯山上一切都好,愿你脚下的白雪永远像奶油一样顺滑香甜。

  

  

                                                                                                          Yours

                                                                                                         Gustave

  

  

  

  最后:

  

  沉迷steep有感,被我操控的单板运动员每天都在表演铁头功。

  其实文中的你的已经在学急救了,你想学好之后给医生一个惊喜求夸奖的,然而某张照片露馅了,医生就猜到了你想干嘛,于是就说出来一下吓唬你。

  不要问我为什么开头称呼是法语而结尾署名是英文,我实在是想不出来医生会怎么署名orz

       发完洗澡,书法作业还没写要死了,逻辑学作业还要检查呢我要死了。

评论(8)
热度(77)
上一篇 下一篇

© 轩辕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