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九

【Bandit×你】晚上好,明天见

  

  #感谢约稿!!!!

  # @笑点不同何做友 

  #BGM:Magic——Coldplay

  #配合BGM单曲循环使用效果更佳

  #BGM链接:https://music.163.com/#/song?id=28285776

  

  

  

  “晚上好。”

  你对他说。你的神色有些微的困倦,你一贯如此,神情透着令人晕眩的轻微睡意,眼里是浮光掠影闪过的柏林夜色。你走在雨后湿漉的街道上,一手提着袋子,一手握着手机给他发短信。

  “吃炸鸡排吗?”你问他,路灯在你头顶盛开一朵暖黄色的光,你沿路走着,远处那栋有花园的小楼越来越近。

  Dominic低头看着手机,他哥哥坐在沙发的另一端喝着啤酒,泡沫嘶嘶作响。

  “不。”他把两个字母输入发送框,然后又全部删掉,他问你:“你在柏林?”

  “我来旅游。”你的回答是这样的。

  Dominic扭头看向窗外,夜色被窗户和窗帘围住了,深蓝色的柏林夜晚里,你穿着黑色的牛仔裤和和灰色的外套从窗户里走过,如同海里游动着的一团阴影。

  他走了出去,没有和哥哥打招呼。

  “晚上好。”他同样形式上地给你送去问候。他走出那栋小楼,小路在他脚下向外延伸,穿过他哥哥那栽种着雏菊和玫瑰的花园,把他的脚步引向白色矮门。你站在路边,手上提着的塑料袋里装着杯面,冰淇淋和酸奶盒子,你在看到他走出来的时候伸出了藏在身后的手,那是两个纸袋。

  你把一个纸袋子递给他,他接过来,微微敞开的袋口里飘出油炸食物的香气,里面那些被炸透了的面粉浆包裹的肉质有点烫手。而你则从另一个纸袋上拿出两杯冻酸奶,你把它们放在他身旁的红色信箱上,一杯是淡绿色,一杯是粉红色。那信箱上竖着一个小旗子一样的东西,你不是很懂外国人的那一套。

  然后他又看看放在你脚边的那个塑料袋子,鼓鼓囊囊的全都是零食。他想问你能全部吃完吗,但最后没有问出口,他张开嘴,说出来却是:“你没买薯片。”

  “你们这儿的薯片烂透了,Dominic。”你露出在审讯室里嘲讽犯人一样的表情,眯起眼睛看着他,说话马上就尖酸刻薄起来。然后你在伸手挑走粉红色那杯冻酸奶的时候又马上收起了那副让他想揍你的表情,你低头用小勺子挖起一勺带着银色糖珠子的冻酸奶塞进嘴里。

  他在路灯暖黄色的光里笑了起来,他拿起剩下的那杯冻酸奶,然后把装着炸鸡排的纸袋放在信箱上,他心想,如果箱子里有信,那他就帮他哥哥带进去。

  “旅游?”他开始放松地倚靠那个信箱,让我们相信它可以承受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他问道,“去了什么地方?”

  “勃兰登堡门,浮雕很不错。”草莓和巧克力在舌头上化开,你说道,“女神像在最高处,我看得不太清楚。所以她到底是和平女神还是胜利女神?”

  “什么?我不知道。”他说。

  那袋炸鸡排还放在信箱上,纸袋的开口露出签子的一端。Dominic刚才说着不吃,现在却空出一只手去用签子戳那些被切成小块的鸡排,把它们塞进嘴里。他的冻酸奶里还斜插着一根黑白相间的巧克力卷,被他咬掉了半截。

  “你怎么会不知道?”你笑着问。

  “我不关心这个。”他说话有点含糊不清,“要是在汉诺威,我还能请你到最好的酒馆喝杯啤酒。”

  你一脸“你在开玩笑吗”的表情,不知道是指他话里的哪个部分,柏林还是汉诺威。

  “然后呢?搞了半天你就走过了一道门?”

  “当然不是,我去了万湖。”你这样说的时候他笑了一声,他真的不知道万湖有什么好玩的,还远得要命。然后你说起在某个饭店里吃午饭的时候尝了白啤酒,他才肯把目光从剩下的那半截巧克力卷里挪开。

  然后你说:“我只能说我不懂欣赏啤酒。”

  “你居然没去博物馆,小学究。”他笑着说,他把手肘放在信箱上,炸鸡排都被他吃掉快一半了。“博物馆岛去过吗?能把你的腿逛断。”

  “重头戏当然要放在后面,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先去勃兰登堡门和万湖?”你半垂着眼睑表示无奈,“我当然会去博物馆,我要先把柏林的博物馆都看一遍。”

  “你还可以去看看犹太人的那些东西,纪念碑或者什么——”他又往嘴里塞了一块炸鸡排,“还有教堂。”他说。

  “你不是说不吃吗?”你看着他的时候活像看着一个令你无可奈何的孩子。

  “味道不错。”他把签子扔进了纸袋,然后才开始重新注意那杯被遗忘许久的冻酸奶。巧克力卷早就被他吃完了,那些撒在最上面的巧克力屑和糖粉也吃了个干净。

  “我在路上看见的,开店的老板是台湾人。台湾有一道菜是用鸡肉做的,我不知道用英语怎么说。”他听着你说话,你却突然停下来,用舌尖舔掉沾在嘴角的巧克力屑。

  “我想难得在外面遇见中国人,就买了一份,和他聊了几分钟。他手艺真好。”你说,“看在我们都是中国人的份上他还多给了我一些。”

  你终于肯去拿仅剩的那根签子了,你把仅剩的那几块炸鸡排塞进嘴里,味道很不错,可惜你吃得太迟了,它不再热得有点烫口,它的外皮已经开始变软,吃到口感最好的那几块的人是Dominic。

  “你怎么会在这儿?”Dominic突然问道,“你的宾馆在哪儿?”

  你报出一个地址,然后说:“我吃完饭就出来闲逛了,跟着导航走回来的。”

  “导航?”他看着你,然后笑了一声,冻酸奶还含在他的嘴里,中间好像有一颗巧克力豆,他咀嚼了一阵子,然后说,“把那导航卸载了吧,你绕了远路。”

  “是吗?我不在乎这个,路上风景不错,和我住的地方挺不一样的。”你低下头吃掉最后一口冻酸奶,把空荡荡的纸杯和勺子放在那袋炸鸡排旁边,在那个信箱上。

  他还看着你,还笑着,倚靠着红色信箱。你终于忍无可忍横着眼睛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眼神里充满了怨恨。

  “好吧。”他还是笑着的。他扭头把还剩下半杯的冻酸奶也放在了信箱上,然后发现他那个活该被电的大哥正趴在窗户上,像只被拍扁的壁虎一样,四肢身体五官全都贴在玻璃上,瞪着滚圆的眼睛看着你们。

  抱歉了老哥,他把信箱里的信忘得一干二净。

  “那么明天我陪你去博物馆。”他说,笑意充斥了那话语里的每一个音节。

  再然后,他就在那滚圆眼睛的注视之下俯下身吻了你的脸颊,趁你愣神的时候又吻了你的嘴唇。

  “我也很想你。”他说道。

  “明天见。”

  

  

评论(9)
热度(86)
上一篇 下一篇

© 轩辕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