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九

【AC乙女向】天堂之蛇

 

  

  #究极邪教预警

  #男主朱利安·达卡斯

  #BGM:That Girl——Olly Murs

  

    

  

  

  朱利安坐在酒馆里往外望去。拿骚的港口上空飘扬着帝国的旗帜,远方有着橘红色的火烧云和缓慢移动的小片白帆。海鸥在沙滩上扑闪着翅膀,螃蟹到处乱窜,椰子树歪倒在海滩上,海浪亲吻着礁石和沙滩。酒杯里的朗姆只喝了半杯,酒馆里乐手的小曲也刚过去两首,水手骂着脏话,妓女咯咯娇笑。

  他低头朝酒杯里望去,浅棕色的朗姆酒倒影出他的脸。他那双深邃的眼睛,他长着胡茬的下巴,他棕黑色的头发。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我要快点喝完这杯酒。他心想。

  我要快一点回到落脚的地方,和同伴汇合。他心想。

  没有海盗了,这儿景色不错,歌曲很好听,我忘不了希雅。

  

  朱利安过了很久才知道她的真名,即使如此,每次脑海里浮现出她黑色的头发棕色的眼睛的时候,他还是会想,希雅。

  她在哈瓦那的夜色里拨动琴弦,轻声唱着动听的祝酒歌。他看着希雅的样子就像在欣赏一件美丽的艺术品,看她锦缎般的黑发,看她林中深潭般的双眼,看她纤细的手指和身体,看她精致的容颜和动听的嗓音。朱利安对待希雅就像对待一件巧夺天工的水晶雕塑,谁不爱艺术品呢?又有谁不欣赏美呢?

  我那么爱希雅。朱利安心想。酒精的催化之下谁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话呢?但在这一瞬间他真的觉得希雅就是他最爱的那个女人,他为什么不能爱她呢?希雅是全世界最好的女人,她的歌声能让水龙卷止息,她温柔的抚触能让石头变成奶酪。她在他怀里喂他喝酒的时候,他会拥抱她的腰肢,她在蜡烛熄灭的夜里躺在朱利安身下,她闭着眼睛去吻他的嘴唇。

  希雅,我的希雅。

  他笼子里的金丝雀,他手心里的小鸟儿。总督笑着让她给邓肯倒杯酒,他美丽可爱的希雅失手打翻了酒杯。

  然后他又笑了,拿骚的太阳销声匿迹,沙滩开始反馈烈日的温度。他扭头往远方看去,夜色模糊了椰子树和礁石的轮廓。酒馆里点起灯,他在这里坐了很久了。

  希雅来过这里。朱利安心想。

  他们只有四天,一首歌和一个夜晚,而这一切,都比不上一个打翻的酒杯,两个放荡的灵魂。

  

  他们在大伊纳瓜重逢。他再次见到了希雅,她开怀大笑,你好啊达卡斯先生!

  五张藏宝图,十个宝箱。金发男人说道,他倚靠在桅杆上看着她,他们对视的时候只有浅浅的一道目光相触,然后他们都微笑起来。

  成交了,船长。她眉眼就像哈瓦那夜里树枝梢头的弯月,明净又皎洁。

  恨意吞噬了他。

  朱利安还是更愿意叫她希雅,即使她不再弹琴,即使她踩着他的脸朝他怒吼,即使她和两个男人商量着怎么处死他会更有乐趣。她像是长蛇蜕皮,名为希雅的皮相被她褪去,那张美丽的皮在烈日之下被晒干,踩一脚就碎成了灰烬。

  最后等待他的是一条船,一把枪和一颗子弹。她站在寒鸦号最高处的桅杆上朝他挥手道别,告别词说得情深意切,完全无视他歇斯底里的憎恨和恼火。

  但是后来朱利安才想,这才是她真正的样子吧。他只是爱那张破烂的,被她嗤之以鼻的皮相而已。

  那时他堪堪获救,水手把淡水倒进他的嘴里。加勒比滚烫的阳光在他头顶上绽放。

  我要杀了你,他心想。埃莉诺·拉斯穆森,我一定要杀了你。

  

  后来他听到不少传闻,关于令人闻风丧胆的寒鸦号,关于爱德华·肯威和他残忍嗜血的女大副。

  在大伊纳瓜的艳阳之下他们相视一笑,朱利安居然想不起来自己有没有对着希雅露出过那样的微笑。心照不宣的默契在丝状的视线之间,像电流一样直达深处的信任和喜爱。

  他依旧为圣殿骑士工作,埃莉诺·拉斯穆森的名字在暗杀名单里始终没有被划去过,她精明,狡诈,只要她愿意,她可以有一千张脸,她可以迷惑一千个男人,她脚下的金银财宝不计其数,她手里的秘密浩如烟海。

  他们在拿骚第二次重逢。

  詹姆士·奇德走在她身旁,她又露出了如此无害温和的模样,她对奇德说着一只被送出去的怀表,对方听着,不时回应着,最后他伸出手来拥抱了她。那个拥抱分开的时候藏在暗处的圣殿骑士一拥而上,短兵相接的时候她扔下一个烟雾弹,利刃破开柔软的喉咙,白色雾气中鲜血优雅地喷溅。

  奇德逃走了,但埃莉诺没有。他的部下把她押到朱利安面前,用力踹了她的膝盖,强迫她低头跪在他面前。

  总督府里所有人都被她蒙骗了,她穿着仆人的衣服,谦卑而乖顺,逆来顺受,双膝抵在地上刷洗地板。她不敢抬起头来直视总督府里的男人,仿佛生来如此,他们对此感到满意,他们觉得就是这样的,就应该这样。而现在,她飞扬跋扈的时候却被生擒,跪倒在他面前。

  她抬起头来,美丽的眼睛流露出笑意。

  她说,好久不见,达卡斯先生。

  

  

  剧情分支:

  →释放

  →处死

  

  

  

  

  

  

  

  

  

  

  

  

  

  

  【释放结局】

  

  “因为我爱你。”他对她说。

  外面是匆忙搜寻的守卫们,他们藏在柜子里。已经过了那么久了,他们第一次靠得这么近,朱利安忍不住想起她拥抱着他亲吻他嘴唇时的样子,那时和现在一样黑,他们靠得一样近。

  她呼吸轻缓,她就在咫尺之外。朱利安佩着刀,他马上就可以刺穿她的胸膛。

  然后她踮起脚尖吻了他的嘴唇。

  “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朱利安。”她说,“叫我诺拉吧。”

  然后她就走了,那片狭窄的黑暗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这是她第一次喊出他的名字,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虔诚地亲吻他。

  但也是最后一次了,从那以后,朱利安·达卡斯再也没有见过埃莉诺·拉斯穆森。

  

  

  

  

  

  【处死结局】

  

  “爱德华!”她在舔舐着她衣摆的火焰中放声大笑,那高亢的笑声直冲云霄,她抬起头来,没有看朱利安,她借着高高的火刑架看向远方的大海和苍穹。

  “爱德华!”她大声说道,眼泪从她的脸颊上滑落。对着惊飞的海鸥,对着大海和天空,她说:“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们相爱!”

  那声音好像可以穿越疯狗浪和水龙卷,飞过天堑般的大洋,抵达另一片陆地。

  朱利安转身离开,他走出遮挡了火光的屋檐,朝反方向走去。

  埃莉诺死了,但希雅永远都爱他。他记得的,在那个温柔的黑夜里,她伏在他耳边:“我爱你,达卡斯先生。”

  




最后:

男主角是谁呢?就是一开始总督府里那个红披风,长得很像麦克雷的那个。

为什么搞他呢?因为他有点小帅,而且和医生还是同一个配音演员呀哈哈哈哈或或或!


评论(1)
热度(7)
上一篇 下一篇

© 轩辕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