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九

  #一篇挺久之前的废稿

  #男主红圈康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阴郁而又光明的日子。

  ——莎士比亚 《麦克白》

  

  

  

  那是康纳第一次和你说话。

  他站在电梯里,抬头看着电梯显示屏上亮起的数字。25美分硬币在他的手指之间跳动,灵巧地穿梭在十指之间。

  “你会玩硬币,真酷!”你说道,他听到你的话了,音色清脆高亢,充满名为喜悦的情绪,“我也想玩,你会教我吗?”

  硬币一跃回到他的手心。他没有听过你的声音,但他并不抗拒,他知道你从何而来,你与他皆为一体。

  “当然,如果你想。”康纳看着那些跳动的蓝色数字。如果有人和他同乘电梯那么他们肯定会觉得这个仿生人系统出问题了,他在自言自语。他还在摆弄那块硬币,但是动作简单不少,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那块硬币被他夹在食指内侧和拇指指尖,他手指尖往上一拨,那块硬币旋转着飞向空中,然后又旋转着落入他的手心。

  “太好了!”他听到你愉快地笑起来,你的声音就围绕着他的音频处理器,你似乎无处不在,他无法确定你的方位,也无须确定,你与他同在。

  “我喜欢你,康纳。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比她先认识你真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你说道,那声音始终兴奋而快乐,“现在我们一起来执行任务吧,你的第一件任务,值得纪念!那么首先,会见陌生人要注意着装——”

  康纳点点头。他把硬币收了起来,抬起手臂紧了紧领带。

  “好极了!”你的声音听着好像随时都能高兴得跳起来转个圈。

  电梯门开了。

  “我们走吧,去看看那条鱼。”你说。

  康纳皱了皱眉,他的脚步凝滞在电梯门前,最后他走出了电梯,绕开那摊混杂着玻璃碎片的冷水,朝室内走去。

  “康纳——”你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是的。”他轻声答道。

  你的声音也很轻,喜悦一扫而空,被懊恼取而代之,“我们能不能去看看那条鱼?”

  “对不起,这与任务无关,而我们分秒必争。”康纳说,“这是发生在底特律的第一起仿生人伤害人类案件,情况紧急。”

  “那好吧。”你在他耳边叹了一口气,“我们去吧。”

  

  任务结束后康纳并没有时间和你作太多交流,所以你们的第二次谈话已经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他从底特律警局里走出来,准备挨家酒吧搜查。

  “好久不见,康纳!”你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充满了活力,“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你觉得怎么样?”

  “我也很高兴——再次听到你的声音。”他答道,他径直走近底特律的雨里。

  “让我想想我们现在要干什么——”你说,“安德森副队长对吗?我们要到酒吧里去找他。”

  “是的,附近的街区里有7家酒吧,我会从最近的——”

  “不,康纳,不需要那么麻烦。”你打断他的话,“听到刚才那个警官说的话了吗?他不喜欢仿生人,所以附近有没有禁止仿生人进入的酒吧?我们直接从那儿开始吧,吉米的酒吧,我们走吧,康纳。”

  康纳点头,他冒雨走向街道拐角。你还在他耳边絮絮叨叨地抱怨警局里那个用奇怪眼神看他的警官,你还说安德森副队长可能不喜欢他,你似乎正在为此感到忧虑。但他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他可以维修,而且他的音频处理器并没有接收那些与任务无关的信息,但你好像一直都在留意四周,这很好,信息越多得出的结果就越准确,康纳觉得你是个好帮手。

  “不要担心,我会完成任务的。”康纳说。

  “这不是任务的问题!”你高声说道,“他不喜欢你,要是他打你怎么办?我不会让他打你的。”

  你们一起来到吉米的酒吧门口,你对贴在门上的标语大为不满,而康纳早就在你抱怨的时候毫无顾忌地走进了酒吧,还对在场的人进行了面部识别。他当然认出了警队的副队长汉克·安德森,但他并没有找他搭话,而是走进了卫生间。

  “你来这里干什么?”你停止了连珠炮般的抱怨,疑惑地问道。

  “会见陌生人要注意着装。”康纳说道。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衣冠整齐,头发梳理得完美无缺。

  “是的,康纳,不过不用担心。”你自豪地笑起来,丝毫不吝啬语气里的夸奖,“你现在好看极了。”

  “谢谢你。”他说。

  “好了,我们现在就去找副队长,你可以请他喝杯酒,和他说说话,交个好朋友——”

  “但是我认为酒精会影响他对状况的判断,这对任务不利。”

  “相信我。我的判断不会出错,我对酒吧的推断就省了不少时间不是吗?”你说道,那声音听起来是某种蛊惑,引诱他偏离程序运行的固定轨道。你说:“去吧,请他喝杯酒。”

  好的,你收集并整合信息,你是他的伙伴。

  康纳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他心想,好的,那么我们就去请他喝杯酒。

  

  他总是听到你的声音,而如今他得以一睹真容。

  他睁开眼睛,面前是鸟语花香的一方小天地。他看到白色的小路和桥,绿色的树叶和粉色的花朵,池塘上漂浮着睡莲的叶子,白色鸟儿踩在草坪上,然后突然拍打着翅膀冲向晴朗天空。

  “康纳!”你喊着他的名字一路小跑来到他面前,然后迫不及待地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拥抱。

  他看着你。你比他矮,留着黑色长发,穿着黑色裙子,却光着脚。你刚才就是光着脚跑过草坪,飞奔着来到他身边,然后跳起来拥抱他。他的温度感受器能够感知到你的体温,你拥抱他的那双手臂上带着人的温度。

  “你好。”他向你打招呼。

  “你好,康纳!”你猛地从他的胸膛上抬起头来。他长得英挺好看,黑色西装剪裁得体,那双眼睛好像一双圆形的琥珀,总之他就是很好看。

  “我终于见到你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期待这一天!”你后退一步,手里握着他的手腕。你摊开他的手心去看他没有掌纹和指纹的手掌,没什么目的,你就是想好好看看他,他不常照镜子。

  “我也是,我一直很想见到你。”他说。

  “真的吗?”你问道,没有等到他回答你就笑了,“这绝对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康纳。听到你这样说我太高兴了!”

  真的,他心想。他想见见那声音的主人,如今他得偿所愿。你和他想象中相差无几——虽然他不会想象,但他在看到你的时候,看到你奔跑着惊飞鸟雀,看到你光着脚,你冲过来给他一个大大的带着温度的拥抱的时候,他觉得,是的,就是你。

  虽然他也不会“觉得”。

  但他说:“真的,我一直期待着能够见到你。”

  

  从那以后康纳每次到花园里来,你都要缠着他教你玩硬币。

  他把25美分硬币放进你的手心,然后走过白桥去向阿曼妲报告他的工作。他发现你和阿曼妲关系紧绷,近乎敌对,你从来都不会到池塘中心的花圃那里去,即使你对阿曼妲的红玫瑰垂涎已久。

  雨还在滴滴答答地下着,天上都是乌云。你一手拿着他的硬币,一手把又大又重的黑伞塞到康纳手里:“这个给你!”

  你塞给他雨伞之后就跑开了,康纳确信你没有第二把雨伞。你看起来更像人类,淋了冷雨也更有可能患上上呼吸道感染,但你好像并不在意这个。你光着脚跑过白色的小路,脚底下水花飞溅。

  他打着伞陪阿曼妲走了一段路,黑人女士询问他工作事宜,康纳一一回答。他无意间扭头往池塘中心看去,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了池中心的花圃里。你拿起桌子上的剪刀正准备剪下几枝玫瑰,然后你就注意到了康纳的目光。你笑着朝他眨了眨一边眼睛,然后把食指放在了嘴唇上。

  你在偷——康纳不敢往下想了,他扭过头来,继续一板一眼地回答问题。

  一切汇报工作都完成之后你捏着那块硬币回去找他。金属货币在你手指之间翻折,你已经学会这个动作了,你得意洋洋地把动作做给康纳看,你笑着说:“我学会了,你看!”

  康纳低头看着你的手,但你已经把手收了回去,你的另一只手伸出来,把一束玫瑰花递到他的面前。

  “送给你。”你说,“这是奖励。”

  “奖励?”

  “你救了汉克,做得真好。”你笑着说。

  “但我没有追上鲁伯特。”康纳没有接那束玫瑰,他看了看花,又抬起头来看看你,“我也没有找到卡拉。”

  “没关系。”你两手一摊,似乎并不关心他的任务,事实上他执行任务的时候你一直在给他出谋划策,你会留意街边人的谈话,留意汽车旅馆的招牌,留意他的坐标位置对仿生人压力指数的影响,等等。但现在,你却又并不关心他的任务。

  他不理解。他皱起眉头,轻轻地歪了歪脑袋。

  “异常仿生人越来越多了,你只经手了几件案子,剩下的还多得很呢。不用在意,对吧?”你摊了摊手,一手指尖还夹着他的硬币,另一手是要送给他的玫瑰花。“不要担心,康纳。你做得很好,一直都是。”

  你把一枝玫瑰花插进他前胸的口袋里,又把剩下的花朵全都塞进康纳手里。你后退两步看着他,那朵大红色的花朵和他蓝黑配色的制服格格不入,于是你被逗笑了。

  他看着那些玫瑰,又看看你。

  “我偷了阿曼妲的花。”你突然凑近他,你踮起脚尖在他耳旁低语,“你可不要告诉她呀。”

  康纳迅速抬起眼睛看了池塘中心的花圃一眼,那位黑人女士站在花圃边缘,盯着池水的神色平静无波。你是个不合格的小偷,剪刀没有放在原来的地方,玫瑰的枝叶落了一地,但阿曼妲好像完全不在意。

  “我不会的。”康纳说。他把一枝玫瑰从花束中挑选出来,把它别在你的耳后。

  他知道你一直想要阿曼妲的玫瑰。

  你眨眨眼睛朝他笑了:“谢谢你,康纳。”

  “很漂亮。”他说道。玫瑰也是,你也是。

  他去找阿曼妲的时候还在下雨,而他来找你,雨就停了。

  

  和他不同,你的情绪变化总是很大。你不像底特律的天气一样可以预测,你是某种变量,是盒子里的猫,是程式无法计算的不可定因素。

  他上一次来找你的时候你还能坐在桥上晃荡着双腿,你欢呼着把一大捧粉色的花瓣撒在看康纳的头上。康纳有点生气了,你——调皮捣蛋,这个玩笑开得非常不合时宜,他还在汇报工作。

  而等他再次在花园里睁开眼睛,你已经惊慌失措地跑过来抱住了他。你把额头抵在他的胸膛前,黑色的头发披散在他的肩膀上,那朵玫瑰花还在。他忍不住伸手去摸你的头发和后背,他觉得这样能够给你带来一点……安抚?

  “你吓到我了,康纳。”你说,“你的手,你的手还好吗?”

  异常仿生人用刀子把他的手捅穿钉在桌子上的时候,康纳甚至能够听到你的哭声。

  

  

  ——

  就只有这么多了,底特律这个题材我很难直接写甜腻腻的糖,我会开很多牵扯到社会问题或者悬疑题材的脑洞但我又写不出那种感觉。

  原本想着写不下去就直接让它在我的电脑里发霉吧,但是最近没什么产出所以拿出来充个数,算是一次超长的记梗。

  策划书令我头秃。


评论
热度(16)
上一篇 下一篇

© 轩辕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