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九

【AC乙女向】保持距离

  
  #乙女向第二人称,现代设定
  #注意避雷
  #男主爱德华
  
  
  偏头痛拉扯着你太阳穴处的神经。
  你睁开眼睛时窗外是灰暗的云层,铅色天空被乌云压低,剐蹭着远处大厦的尖顶。风吹动绿植的叶子,你还未从浅眠的安详宁静中醒来,因此并没有想到阳台上那些正在晾晒的衣服,也并未意识到自己为何会从安眠中醒来。
  然后,咚咚咚!
  那声音像一道穿透你足尖头顶的生物电,你翻身起床的动作顺畅流利得如同膝跳反射。你光着脚冲出卧室,穿过客厅,你喊道:“等一下!”
  但他并没有等太久,你甚至没有看看猫眼。
  打开门的一瞬间,风和爱德华·肯威一起闯入你的视野你的世界。一头金发在风雨欲来的天气里实在明亮耀眼,他居高临下看着你,你没有穿鞋,披头散发,一只手还扶着门。
  那一瞬间他确认你脸上的表情是:“不是吧?”
  然后你就摆着那副表情问他:“你跑来我这里干什么?”
  果然,他从你恨不得翻个白眼的神态里判断出你毫不在意的态度,小没良心的。
  幸好你还是放他进来了。你光着脚往里走,额头侧边又开始突突跳动,脑子是个水晶球,刚才那顿跑动扰乱了里面的雪花,现在一切沉淀下来,泾渭分明,不复混沌,偏头痛又开始发作了。
  你倒在沙发上捂住一只眼睛。
  爱德华在沙发末端的空位坐了下来,他任由你翻了个身然后把脚放在他的大腿上。你躺倒在沙发上的样子总让他想起一些水里的生物,披散的头发像扔上岸的水草,随意伸展的身体四肢像有着盘绕触手的白色章鱼。
  “你是什么意思?”他还是问出口了。“你的短信。”
  他握住你的脚踝,皮肤之下是凸出的骨骼,青紫色血管清晰可见。
  他突然冒出一个荒诞的,离奇的,毫无根据的念头,他有点被吓到,还有点因为不切实际的幻想而感到快乐。那一刻他真的,真的很想和你结婚。
  但你说:“我以为我说得够清楚了。”
  他妈的偏头痛。外面还在刮风,你把衣服晾在外面了吗?
  “我不理解,这有什么冲突吗?如果你喜欢我——”
  雷声淹没他的话,你从沙发上撑起上半身,抬头看到阳台上被风吹得左摇右摆的一排衣服。
  那双脚踝像水里的鱼一样脱出他的双手,你翻身离开沙发,跑到阳台上去收那些衣服。他看着你抱着一大堆衣服回到卧室,出来的时候穿上了人字拖,但你没再往沙发上躺,你打开冰箱,拿出一罐饮料。
  你原本想撬开拉环喝一口,但你最后还是回头,把那个绿色的罐子扔给爱德华。他身手很好,即使你没扔准,他还是接住了。
  柠檬味的朗姆预调酒,酒精度只有3,对他来说就是个水果味苏打水。他撬开拉环喝了一口:“噢,你不打算补眠了?昨天晚上几点睡觉的?”
  “凌晨三点半左右。”你关上冰箱的门,然后双手抱臂倚在上面,“但你在这儿我就睡不着。”
  你说话的时候他的心脏好像跳得特别重。
  “所以为什么?”他问你,“给我一个理由。”
  “什么?你在开玩笑吗爱德华?你都把她纹在你的手臂上,你以为我是瞎子吗?”你笑着问他,“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来,你靠什么赚钱,你一年消失几个月是干什么去了,这样说你能听懂吗?”
  他又陷入了沉默。
  “我可以老实跟你说,我不在意你手臂上那个女人,我也不在意你那几个月跑去了哪儿。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我知道你消失的那几个月过得绝对比现在要自由快乐得多,你不用每天熬夜到凌晨然后掉一大堆头发。所以我那么喜欢你。”你说,“但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能和你在一起,爱德华。”
  《呼啸山庄》里说:“我爱你,因为你比我更像我自己。”他是你的希斯克利夫,但你无法和他在一起。
  因为你无法活成那个样子。
  因为你没有勇气活成那个样子。
  
  他坐着,你站着,你们隔着一罐饮料静静地对视。
  偏头痛拉扯着你的眼角,你的太阳穴,还有那边的脖子和颈椎。最后你终于忍不住转过身去伸手按住额头,隔着薄薄一层皮肤,血管在手心之下大张旗鼓地跳动。
  我过得糟透了。你心想。
  但是马上,你能感到爱德华走了过来,他逼近得悄无声息,然后一双手放在你的膝弯和后背,他直接把你抱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
  “我知道了。”他说,“你该去睡一觉。”
  你不再说话,任由他把你抱进卧室放在床上,然后他自己也脱掉鞋子和外套躺在你旁边,他伸手把你搂过来,让你枕着他的手臂。
  那条有着一个女人的纹身的手臂,你真的很想翻个白眼。
  你说他在的时候你就睡不着,但是现在他抱着你。你能感到他梳理你头发的手指,他健壮结实的手臂近在咫尺,你紧贴着他的胸膛,然后你感到困倦。
  “快睡觉吧。”爱德华说。
  于是你闭上眼睛,抱住了他的腰。
  窗外下着一场躁动的雨,你缩在他怀里很快就睡着了,但爱德华一直睁着眼睛,他抱着你。
  他为什么爱你?大概是因为你对所有的事情都不甚在意,你靠自己就能活下去,但他却妄想给你凭依。你这种人最难搞,他无法投其所好,也找不到一同前进的理由。
  但他就是爱你,他收到你短信的时候感到疑惑不解,怎么会有人产生如此自相矛盾又荒谬绝伦的情感?他那时根本无法接受。
  现在不了,他觉得没关系了。
  雨还在下,他想起他在酒吧里问你:“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爱德华,我什么都不想要。”你说道。
  吧台灯光昏暗,你单手支住额头看着他。那从指缝中流泻而出的黑发,那紧抿的嘴唇,那微微皱起的眉睫,他在你的眼里看到自己。金色头发,放荡不羁。
  “但你不要这样问我。”你轻声说道,“你一问,我就什么都想要了。”
  他想起那个想要和你结婚的念头,他现在依然这样想,这个念头也依然让他感到一丝漂浮在浪花云端的快乐,但是他知道,你们不会结婚的。
  雨还在下,你睡得很安稳。
  就这样吧,爱德华心想。
  你永远得不到他,他也永远得不到你。
  
  
  
  
 

评论(3)
热度(32)
上一篇 下一篇

© 轩辕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