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九

庆功宴上的女王与大学士

  “来吧芬希!”女王的声音像脆薄的铜钟在半空中响起,“坐到我的身边来!”

  觥筹交错的宴席上如同帝国最繁华的市集一般吵杂,他们此刻稍稍安静下来,齐齐看向坐在王座底下右手边的某个女人。

  她是个瞎子,毫无疑问,蒙眼的黑色绸带绕过她的耳后,编进那头长及腰际的灰白色头发里。她还穿着大学士的衣服,罩袍宽大得遮掩了一个女人最基本的身体曲线,这象征着博大。

  她的脸庞原本苍白得如同死人,如今那张清秀的脸被喜悦和香甜的莓果淡酒熏得微微泛红。她抬起头来,面朝向王座上的她的女王,娜梅莉亚,大陆上最骁勇善战的,最足智多谋的领主。她有一些疑惑,莓果酒让她有些许晕眩。

  她应该上去吗?是不是听错了?芬希德心想,她的王命她过去,可是她要如何不失态地去到她的王的面前?她连眼睛都没有,更别说那些可口醉人的莓果酒。

  这时又刮起了风,那清冷的风裹挟着几点雪片,裹挟着桃金娘和金银花的碎瓣涌入这座宫殿。坐在宫殿里的人们起了一阵骚动,那带着雪片和花瓣的轻风吹拂着芬希德的衣袍,把她往前推。

  她看起来有些无措,她被风包裹着站起来往前走,那流动的空气托起她的一只脚,她明白那提示,这是台阶。

  芬希德在盈满金银花香气的风中来到娜梅莉亚的王座前,风托起她的手,她有一些疑惑,这是什么?

  然后炽热粗糙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芬希德浑身一颤,她吓了一跳。

  风已经止息,紫红色的桃金娘飘落在王的肩头,金银花白色的碎瓣和金色的花蕊散落在大学士脚边。她的王握住她的手腕,她的手被衣物的布料包裹,那宽大罩袍之下是紧身的上衣和套裙,这象征着自制。

  她的手,娜梅莉亚心想。纤细而冰冷的,只有指尖带着薄薄的茧,这证明芬希德用这只手书写,她的指尖浮动着墨水那股不知是香还是苦的气味。赴宴之前她正在书写,不知是哪个官员希望有一首歌颂女王的史诗。

  她的眼睛!娜梅莉亚看着她蒙眼的黑色绸带。眼窝的位置凹陷下去,那双眼已经被远方愚钝迂腐的废物们抠了出来,但是没有人能够杀死芬希德,她的大学士,分布在她身边的物质都要向她朝圣,桃金娘和金银花因她的喜悦而谄媚地开放,但她是她忠诚的博学的芬希德。

  “你想要什么?”她的王热切地盯着大学士深陷的眼窝,“我可以赏赐你,只要是我攻陷的土地之上可以找到的。甜水银矿里最美的红宝石,城堡深处不为人知的孤本,还是别的什么——你想要什么,大学士?”

  芬希德闻言轻轻地皱起眉头来,娜梅莉亚就是喜欢她这个样子。知道吗,狡诈和聪慧本是同源。

  “那么,我请求您赏赐我一个星象仪。”她说,“由金色合金和透明琉璃打造,放在黑暗的室内,点燃内里的灯芯,转动它的外壳,光会被投影在墙上,用以测算星空的奥秘,意图触及天空的外围。”

  王听到某个角落的人们颤抖着呼唤了神的圣名,感谢吾王与大学士的恩赐,这是何等的圣宠!

  “那么我以你所欲赐你。”娜梅莉亚笑起来,“以及金银珠宝,以及我领土上记载知识的所有的藏书——”

  “那么——”芬希德居然颤抖起来,她抖震着呼吸,“我必先研读有关地理和军事的那一部分,我会钻研您未来疆土上的每一条河流和每一座城池……”

  坐在宴席之间的人们突然站起来,他们举起酒杯高声欢呼!

  “芬希德……”娜梅莉亚难掩兴奋地大笑,刀柄剑戟和腥风血雨在她耳边眼前舒卷开来。她举起盛满了美酒的金杯,她高喊道:“芬希德!”

  “芬希德!!”他们亢奋地大喊。

  穿着罩袍的大学士的脸颊似乎更红了一些,她把双手交握在腹部并朝王的将士们躬身行礼。她的王站在她身边,她说:“无论何人,凡是有功于我,有功于我的铁军和我的事业——我必使他的英名流芳千古!”

  战士们呐喊起来,呼唤着女王的圣名。她在那令山峦都为之胆颤的呼喊声中轻轻微笑,握着自己的手腕。

       她的身体很冷,在针叶林的日子让那些冰雪和寒风都渗进了骨子,但娜塔莉亚,她的手很暖,像一块坚硬的,烤热了的石头。

评论(1)
热度(8)
上一篇 下一篇

© 轩辕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