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九

  

  #随手一写

  #男主红圈康

  

  

  你凌晨的时候把康纳带回家,花了近六个小时把他修复。

  十一月上旬,底特律已经开始下雪。你用破抹布擦去了手上的蓝血,抬头去看吊床正上方的天窗。当初把吊床放在这个位置是因为失眠的时候你可以看到夜空,但理想总归是理想,你发现你失眠的时候更多是玩手机而不是看星星的时候,底特律的雨季已经来临。

  你在爬上房顶去清理天窗上的积雪之前回头看了康纳一眼,那个时候你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你叫他长得很好看的倒霉仿生人,在大使桥边被人一枪崩了脑袋,真是白瞎了这一张好看的脸和这身规整的衣服。你发现他的时候雪已经快要把他淹没了,如果不是你费劲儿把他带回来,说不定他还会把第二天的扫雪工人吓得指示灯变红。

  现在他乖乖地和螺丝刀,断线钳一起躺在你的修理台上,他长得很高,小腿只能垂在修理台的另一边。你耐心把他的部件修好,你用那张抹布擦了他鼻梁上的血,他湿透了的套装你无能为力,反正机器不会着凉感冒,你也不用费这个心思。

  一切都收拾停当之后你离开了栖身工作的车库。外面出了太阳,地上的积雪反射着阳光有点刺眼。你裹紧了衣服爬上梯子,小心翼翼地踩着楼顶的积雪朝天窗走去,摔下去不是大事,你也不大怕痛,耽误工作和医治的钱才是心头大患。

  然而你还是受了点小伤,因为你在爬下梯子的时候那个被你修好了的仿生人突然从你面前冒了出来,你被吓得脚下一滑摔了下去。

  过了十五分钟你已经坐在温暖的室内喝着热茶脚踝上做了热敷,膝盖上的擦伤也已经收拾得近乎完美。黑发黑衣还穿着好看衣服的仿生人在你身旁坐得像个上课时急需老师表扬的小朋友一样横平竖直抬头挺胸,他说:“谢谢你修复了我,我叫康纳,型号是RK800,我是原型机。”

  他的自我介绍怎么听怎么像小学生跑上台去说:“大家好我是约翰,我来自美国底特律我喜欢芝士汉堡,希望能和大家交好朋友。”你现在想起他的样子,始终觉得他像一个未开化的孩子,老师说去写作业他就写作业,连去玩都要你教。

  这样纯真而直白的自我介绍让你感到非常尴尬,不过你转念一想机器人尴尬个什么鬼,于是你也就淡定了,然而没想到的是他这个机器人居然还会说:“按照人类正常的社交方式,你应该向我介绍你自己。”

  你差点儿把茶水喷出来。

  果然能被人凌晨一两点在公共场合爆头的仿生人都不是一般的仿生人,原本还不错的气氛瞬间又尴尬了起来,而且看他无辜乖宝宝的表情好像尴尬的是你自己。于是你只能拿出身为人类的尊严来,告诉他你的名字以及你的职业。

  然后他说:“很高兴认识你。”

  于是他又恢复了乖乖坐好正视前方的姿势,这让你想把茶杯放在他头顶上的欲望空前高涨,但是鉴于你们人类拥有正常的社交方式你还是忍住了。

  然后他说:“我必须走了,谢谢你修复我。”

  你点点头并朝着门口的方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站起来的时候你对他说:“那么修理费?”

  康纳回过头来,被那双纯净的眼睛看着的时候你难免产生一些负罪感,但他非常平静地点了点头:“我会付的。”

  于是康纳就走了,你一个人端着热茶坐在你栖身并工作的车库里,突然为自己这副被生活逼得狭隘又市侩的样子感到羞耻。

  

  美元可以弥补这羞耻,但可惜的是康纳并没有把富兰克林带到你的身边。

  康纳回来的时候又像个好宝宝一样坐在了你的沙发上,你盯着他看了好久,这次是真的没能敌过羞耻心,你对报酬的事情闭口不言。

  康纳说:“我被替代了。”

  被那个编号尾数为52的,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仿生人,他也叫康纳,不过他不玩硬币了。

  哦,硬币。

  然后康纳把手伸进裤袋,掏出硬币,递给你。你看着他的硬币,他看着你。

  你:“你在干什么?”

  康纳:“我只有这些钱。”

  你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有个乌鸦大叫着从你头上飞过去,现在的动画片已经不用这种被用烂了的视觉效果了,但你真的黔驴技穷,穷尽你本来就不高的文化水平你也不知道应该怎样来表达你此时的感受。你怀疑如果他在街上捡到一个能够兑换的啤酒瓶盖他都会捡回来,满心赤忱的给你还债,然后你想象了一下这个仿生人用一大堆硬币和瓶盖来还债的样子,那场面太过壮观顿时让你眼前一黑。

  “那么我不需要你付钱了。”你想都没想就说。

  “但我认为这是平等的交易关系。”康纳说,他还举着他的硬币。

  “我可以提供免费服务。”你答道,“回到你主人身边去吧,两台机器一同工作的效率会高很多不是吗?”

  然后他还真的觉得说得有道理就走了。

  那个时候你已经濒临站着都能睡着的边缘,于是就钻到吊床上去睡觉了。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醒过来的时候光线昏暗,你想是不是睡了一整天已经太阳下山了,这个时候你听到康纳说:“中午好。”

  你翻了个身,康纳站在吊床旁边,他伸出双手捧着自己的黑色外套接住从天窗缝隙里滴落的雪水。

  你在那一瞬间发起了愣。康纳说:“副队长认为仿生人助手一个就足够了,他建议我来为你工作。他写的推荐信放在我裤子的口袋里,劳烦你去拿。”

  那一瞬间你脑内闪过去的吐槽都能写本书,你这里就是一个修车的地方还神他妈的推荐信。但你还是伸手去拿了,那张纸边缘还带着油腻腻的手指印子,字迹凌乱又潦草。“他是个该死的听话的仿生人,他可以帮你做饭洗衣服洗盘子,或者干什么都好随便吧。”署名是汉克·安德森,还很有良心地留下一串联系电话。

  你心想这位安德森先生真的是在致力于促进失业仿生人继续发挥余热而不是急着把某个麻烦精甩到你身上去吗……

  你无语凝噎。

  康纳低头看着你,那双眼睛明明没什么神色,也只是一组光学组件,但你就是奇怪地觉得他像是在找你讨糖果吃。

  “我睡了多久?”你问道。

  “四个小时三十七分钟。”他说。天窗上又有一滴水落下来,砸在他的黑色外套上。




原本想写一个比较沉重的故事,结果文力不足卡开头卡得我想死,于是就随手一写写成这个样子了,凑合着看吧最近状态不好。




评论(3)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 轩辕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