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九

【AC乙女向】晚饭

  

  #乙女向,男主是康,第二人称,亲情向有

  #注意避雷

  #闪电突袭天降正义式见家长

  #有一个点爆烹饪技能树但超级胆小还会思维跃迁的女朋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当你被邻居的电话吵醒并且对方开口第一句话就说“我觉得你有麻烦了”的时候,你是懵逼的。

  而现在,也就是十五分钟之后,你已经梳好头发洗干净手,站在厨房里一脸懵逼地盯着锅子。

  所以到底是什么,能让你这个日夜颠倒的修仙党放弃补眠的大好时机?是什么,让你这个平时煮个面都不加蛋的随缘吃货突然出动了那架让你吃土几个月才买回来的差点儿让你烧高香供起来的宝贝热敏锅?

  答案当然是男朋友。

  以及男朋友的爹和男朋友的爹的爹。

  你假装正在盯着平底锅里的牛油看。脂肪块是从牛排上切下来的,直接扔到平底锅里煎出油分,你在油脂声色俱佳的欢呼中往它们之间放了一束油绿的百里香。香料的气味在空气中炸裂开来,你在油星暴跳和切蘑菇的声音中听到了客厅里两个前辈的对话。

  “你的厨艺比康纳的女孩儿差得多,你怎么不去请教她呢?”你听到爱德华说道,“这香草的气味——”他吸了一口气。

  然后海尔森凉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那是百里香,父亲。”

  然后你感到爱德华的深呼吸停止了,他们之间一直保持着沉默,这诡异的沉默简直让你毛骨悚然,觉得转移注意力去看看你的宝贝热敏锅。

  2厘米肉眼牛排,脂肪已经被切下来备用,腌料是黑胡椒,海盐和橄榄油——他妈的你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吃的特级初榨。三块牛排分别被放进封口袋里,封口袋放进热敏锅里,锅子里的水是五十八摄氏度,肉排已经开始微微变灰,再过三分钟,海尔森的那份牛排就可以拿出来,而爱德华和康纳的那份还要再等一等。

  所以趁着这个时间,我们看看十几分钟之前发生了什么人间惨剧——

  

  海尔森至今觉得他们登门造访的时机非常不对,而且方式也有点吓人。

  三个大男人堵在独居女孩子门前实在是有碍观瞻,更何况你的邻居出门的时候直接就被这个架势吓住了。他好像花了点时间去消化这个场面,然后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他开始往楼下走,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打电话。

  洞察之父保佑千万别打911。

  而康纳,他诚实而纯真的儿子,终于在爱德华连哄带骗的心理建设之下伸出手来,敲响了他恋人的家门。康纳很高,非常非常高,他歪下脑袋来好让门另一边的人能够透过猫眼看清他的脸,他说:“是我。”

  而你,挂掉邻居电话之后就开始呈八爪鱼状扒拉在门上眯着一只眼睛去看猫眼却只看到一片白色布料的你,也终于放心了下来。

  然后你放心地开了门。

  然后你惊呆了。

  康纳,你只说了是你,还没说还是你的老爸以及你老爸的老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总之就是这样了。

  淡淡的尴尬弥漫在你们之间,你机械地听了他们的介绍,机械地感谢了海尔森给你的玫瑰花,机械地表示没关系蹭饭而已五分熟而已不是什么大事儿。

  然后你就开始觉得有哪里不对了。

  海尔森先生,你手上的玫瑰怎么这么眼熟?这不是住在一楼的格林先生的玫瑰花吗昨天晚上你回来的时候还在夸他玫瑰花好看来着啊!这就是格林先生的花吧还是刚刚摘下来的吧连刺儿都没拔掉啊!格林先生的心在滴血啊那血就像玫瑰花一样红艳儿艳儿的啊啊啊!!!

  你关上冰箱时的表情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所以海尔森诚实而纯真的儿子,你的男朋友康纳,选择离开端坐在客厅里和他爹抬杠的他爹的爹,走进厨房里。

  他的选择是切蘑菇。

  而你打开了热敏锅的开关,觉得心里有五万只哀哭着骂娘的河马飞奔着跑过波士顿的大街小巷,然后三百六十度转体跳进了海里。

  

  康纳觉得气氛已经非常不对了,已经快要脱离轨道冲向某个他无法控制的迷之领域了。

  然后他说:“蘑菇切好了。”

  “拿过来给我吧。”你的声音很轻,你刚刚把海尔森的那份牛排从封口袋里拿出来放进平底锅,底油刺啦一声响叫起来。牛排朝下的那一面迅速开始焦化,颜色加深,三十秒之后翻面。

  为了防止尴尬,你问他:“巧克力吃完了吗?再不吃完就要过期了。”

  “……吃完了。”感谢帮他处理了一大半的爷爷,“味道很不错。”父亲也这样说。“怎么做的?”他们说还想吃。

  “Well,黑巧克力,生奶油——”你把煎好的牛排夹出来放好,“还有锡兰红茶。”

  然后原本坐在客厅应付父亲的海尔森马上就扭过头来看向了厨房:“锡兰红茶?”

  原来如此,难怪那生巧克力里有他很熟悉的味道。你这小女孩家里还有品质如此优秀的茶,还舍得拿出那么一大份来糟蹋,给他的儿子做生巧克力。不得不说你的手艺非常不错,完美无瑕,根本无法挑剔。他不常吃巧克力,尤其是这种口感又软还撒着一层可可粉的生巧,但是味道不错,非常不错。还有加在里面的那份红茶,虽然海尔森认为茶叶就应该泡成茶水来喝,但加到巧克力里的奇思妙想值得表扬,点睛之笔。

  他赞许地点点头。

  而你根本,完全,丝毫一丁点儿都没有get到海尔森的点,你现在只想把脸埋进锅子里,因为你男朋友的家里人到你这里来做客而你居然没有给他们沏茶,你居然还要客人出声暗示你才想起来要沏茶。

  看到结局了,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我命休矣。

  “抱歉,我应该给你们沏茶的——”

  虽然如此,但你还是保持了平稳的声线和语气,你打算伸手去关掉锅子,然后一双手握住了你的手腕。

  “我去吧。”康纳一把抱住你,他觉得你已经被他无法感知的某种紧张感打垮了,他低头吻了你的发顶,然后拍拍你的后背,“茶叶放在柜子里,我知道。”

  他低头伏在你耳边轻声让你不要害怕,别太紧张。他吻了你的耳垂,呼吸洒在你颈间。

  “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厨师。”他说。

  你认得康纳身上的气味,你和他待在一起的时候就喜欢粘在他身上。康纳长得又高又大又壮,你站在他旁边就像一根小豆芽菜,瘦瘦小小又脆生生的,他碰你一下都得注意着力道,总是轻轻的,小心翼翼地牵手,拥抱,还有亲吻。

  你有点脸红,可能厨房里太热了。

  你只能重新低下头去对付牛排,那两块牛排已经好了。你要做的就是把它们放在平底锅上煎一下,然后直接往底油里加一块黄油,用它们来炒康纳切好的蘑菇作为配菜,而那些积聚在锅子里的酱汁会成为最好的牛排酱,什么调料都不需要加。

  你看着那堆蘑菇。康纳刀工很好,好得让你有点惊讶。

  

  而客厅里,海尔森温和地抢走了康纳手里的茶壶,并且委婉地表示他只会暴殄天物,以及——

  “没有朗姆酒,请不要胡思乱想,父亲。”海尔森说。

  “但那酒心——”他说话的时候康纳慌乱地往厨房里看了一眼,爱德华赶紧把声音放低,“那酒心巧克力里的朗姆酒!天哪,康纳!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海尔森还是很冷静,而康纳,他差点儿把茶叶撒了一地。

  

  总之,嗯——

  “感谢你的款待,这是我吃过最好的一次晚餐。”海尔森把帽子按在胸前,煞有其事地和你握了握手。主食,配菜,还是红茶都非常好,好极了。

  你有点被那双虎口布满厚茧的手掌吓到了,但你还是拿出了自认为最温和完美的微笑:“很荣幸你们喜欢我的手艺,先生。”

  “多谢招待,小姑娘,下次也到我们这儿来做客吧。”爱德华就选择直接拍了拍你的肩膀,然后他笑了起来。他推了康纳一把,然后伸手揽住海尔森的肩膀:“在那之前,他就交给你了,玩得开心点儿,年轻人!”

  

  门关上的那一瞬间,你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往后一扑就挂在了康纳身上,然后你开始使劲儿摇晃他的肩膀:“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不起。”康纳说道,他实在是无法泰然自若地说出我能拖家带口饭你这里蹭饭吗这样的话。你力气太小了,他根本就没有前后摇晃起来,所以语气相当平稳,“你太紧张了,他们很喜欢你。”

  “怎么可能!我还要你爸爸亲手沏茶!”你一猛子扑进他的怀里。

  “我是说真的,他们很喜欢你。”

  康纳收拢手臂把你抱住,然后低头去和你脸颊相贴,去寻找你的嘴唇。但你还在懊恼自己的表现,你扭开头来不肯就范:“我还没洗盘子呢。”

  “我会去洗。”他用下巴蹭你的额头,很快就把你冒头的小脾气全都理顺了,最后如愿以偿地得到一个深吻。

  父亲和爷爷那一关都过了,盆子只是个小问题,你们可以留着,用剩下来的时间慢慢解决。

  

  

————

  最后:

  菜谱来源于美食台。

  终于写完了,结束了长时间没有产出的悲剧。

  最近吸康吸到神志恍惚,康都是宝物,斧子和红圈都是。

  

  

  

评论(8)
热度(76)
上一篇 下一篇

© 轩辕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