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九

【AC乙女向】Miss Fox(2)

  

  #迷之更新

  

  

  其实他们不常来往。

  

  抛去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不说,这还算是非常不错的一天。

  雅各一直觉得库克先生的三明治已经算是登峰造极,他在玛蒂尔达的允许之下去参观了福克斯家的厨房,还记住了三明治的制作过程,他觉得伊薇和亨利会喜欢的。

  然后,就是和女伯爵玛蒂尔达·福克斯共进晚餐,美味的食物让雅各暂时忘却了这位女士请他过来的原因。他们在餐桌上闲聊着各自的近况,关于玛蒂尔达那些产业,关于伦敦的黑鸦,直到餐桌上的食物几乎被雅各一扫而空,他才意识到自己在贵族女人面前也许相当无礼。

  他总觉得玛蒂尔达还什么都没吃,该不会是因为他几乎吃完了桌子上的所有东西吧?他认为自己的食量还没有那么厉害,但说不好,他刚经历一场令人精疲力竭的灾难。或者说玛蒂尔达本来就不怎么吃东西,他听说贵族的女人吃饭就像小雀一样,好像她们能够运动是因为拧上了发条。

  他好像陷入了单方面的尴尬,而玛蒂尔达毫不在意。她挥挥手让仆人收拾桌子,然后示意雅各跟她走。

  结果玛蒂尔达桌上的盒子彻底毁了这个有着美酒佳肴的晚上,她纤细的手指敲了敲那个盒子,她说:“恕我拖沓,弗莱先生,但这实在影响食欲。”

  他几乎不可置信地看着玛蒂尔达,他扑上去打开了那只盒子,盒子里躺着一只被拧断了脖子的乌鸦,那鸟儿支棱着羽毛,脖子诡异地扭向一边。盒盖上写着和他如出一辙的邀请。

  “噢不。”他低声道,“那个疯子——”

  “所以这确实与你有关,弗莱先生。”玛蒂尔达站在一旁,她俯视着那只死乌鸦的眼神漠然而冷淡。

  “是的。”他合上那个盒子,然后回头对玛蒂尔达举起了双手,“我感到非常,非常抱歉,福克斯小姐。我会处理妥当,请你放一万个心。”

  “那么我又欠你一个人情。”她说着扬了扬下巴,朝他示意桌上的彩绘玻璃面具和邀请函,“请你替我向罗斯先生道歉,我身体状况欠佳,只能委托你去欣赏他的演出了。”

  最后当然是戴着玻璃面具进入剧院的雅各去观看了那场疯狂的演出。

  “那只红毛小狐狸玛蒂尔达在什么地方,她在哪儿?”罗斯站在舞台上举着他的火把,他张开双臂,任由燃烧的油星滴落在他的手腕,那疼痛让他兴奋地高声嘶叫起来,“你不知道我有多盼望着介绍你们认识,雅各!她是个蜂蜜般的小美人儿,然而——她失约了!”

  那吼声像火焰一样腾空而起,雅各从横梁上一跃而下,他踩倒罗斯就像镰刀收割麦子一样干脆利落,还能听到嚓的一声,那麦秆的碎屑飞溅。

  他瞪着垂死的眼睛,雅各在他那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那面具是一只狐狸的脸,它勾起嘴角,朝雅各微笑着。

  

  雅各推开那扇门的时候,一个光着上身的汉子顺着门打开的方向滑倒在了地上,幸亏雅各反应快的往另一边躲了过去,这热情的欢迎礼仪他可消受不起。那倒霉蛋的脸贴在门上,鼻血在门板上留下一道鲜亮的红色弧线。

  他必须承认,玛蒂尔达的搏击俱乐部永远都是个给人带来惊喜的地方。

  “嘿!看看谁来了?”罗伯特·托平还戴着他那顶滑稽的大礼帽,金色的B字在光线并不十分明亮的这儿简直耀眼得不行。他脱帽朝雅各行了一个礼,然后回头喊道:“看看谁来了!我们的常胜将军!”

  那些拳击手们多少认得雅各,其中还有一些在他的熏陶之下成为了黑鸦的一员。他们举起手里的啤酒朝雅各示意,拳击台上的几个人还朝他挥了挥手,但雅各只是点头当作回应,他可不是来找刺激的。

  没来得及用鹰眼搜索这儿,他听到门口那个流鼻血的可怜家伙发出一声惨嚎。有谁踩过他瘫软的身体推开门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好几个人,那人说:“罗伯特·托平!”

  “哦我的上帝。”罗伯特几乎是马上就往雅各身后钻,“救我。”

  “我看到你了,小子,别像只鸡崽子似的!”那人喊着走上前来,他伸出手来想要把雅各推开,但后者马上就用力捏住了他的手腕。

  “唐纳!”罗伯特好像马上就有了底气,他从雅各身后出来,双手背在身后。他努力抬起头来,额头正对着天花板,试图营造出一种俯视对方的错觉。

  那个叫唐纳的家伙甩开了雅各的手,雅各的存在让他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的计划,虽然那个计划真的和这个地方相配得不得了。“所以你是缩到这个地方来了对吗?一个娘炮藏在一群真正的男人之间。”唐纳看了雅各一眼,他留意着周围的动静,虽然拳击台上的人们都停下了斗殴往这边看过来,但似乎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所以我们来解决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吧,罗伯特。”他说道,他朝门口做了一个手势,“您先请?”

  罗伯特依旧努力挺直他的脊背,他正搜肠刮肚地寻找脱身的方法,把戏不是没有,但他可没办法在众目睽睽之下脱身。

  然后他感到站在他身旁的那个男人动了一下。

  谢天谢地,他想道。

  然后雅各转过身去了。

  罗伯特还没来得及感受如坠冰窟的滋味,因为他马上就听到一个细细的清脆的声响,嗑的一声,是陶瓷相撞。

  “我以为你的麻烦已经被清理干净了,罗伯特。”

  在满是雄性和暴力气息的俱乐部里,那声音就像一条触感冰凉柔软的绸带,两个男人的呼吸都是一窒。

  雅各回过头来,他早在罗伯特和唐纳抬杠的时候就失去了聆听对话的兴趣。鹰眼告诉他,那位蜂蜜般甜美的女士正坐在角落处品尝茶水,如今她正放下了茶杯缓缓走来,那娉婷的身影浮出角落处的黑暗,显现在灯光之下。

  她换了一身衣服,不再是裙装了,她现在简练得能让他想起自己的姐姐伊薇。她真的有点像伊薇,那挽在脑后的结结实实的发髻,那垂吊在胸前的银色表链,以及那波澜不惊,胜券在握的沉静表情……

  不,醒醒。他对自己说。

  雅各和伊薇大相径庭,但他可以肯定,玛蒂尔达是一只微笑的狐狸,他心知肚明。

  他来到这儿,不就是为了找这只狐狸算账的吗?

  

  唐纳的事情当然是解决了,但令雅各吃惊的是,玛蒂尔达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或者是抓住了对方的把柄出言威胁,或者是直接招呼众人把他们打跑——雅各更喜欢后者。但可惜了,都没有,她直接用英镑把人打发走了,然后反过头来威胁罗伯特:“如果你还有别的麻烦,罗伯特。我就只能请你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意了。”

  他不是很能理解这种有点胳膊肘往外拐的行为,但也没心思想这个了,玛蒂尔达请他到楼上去,就是那个有着独角兽玻璃窗的房间。他离开之前罗伯特居然还有心情冲他使眼色。

  他走进那个房间里,这里只有两张桌子,茶桌和书桌。玛蒂尔达坐在茶桌旁,她舒舒服服地倒了两杯茶:“有什么事吗,弗莱先生?”

  “当然,福克斯小姐。”他说道,“看来你和罗斯还有点我不知道的交情,我还以为是我连累了你。”

  玛蒂尔达放下她的茶杯,她抬起头来看着雅各。对上帝发誓她的样子无辜得像小羊羔。

  “当然不会,弗莱先生。”她说,“你帮了我很多。”

  “所以你的确和罗斯有点交情。”他难得听出了对方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

  “他让我感到害怕,说实话。”玛蒂尔达皱起眉头来,她没有戴手套,那五根手指弯曲起来抵住下巴,仪态完美。

  “所以你让我把他解决掉了。”

  “噢他死了,真是可惜。”玛蒂尔达看了雅各一眼,然后她微笑起来。由衷地微笑,漂亮的眼睛轻轻弯起来,她感到快乐,因为自己没有性命之虞,值得庆祝——狐狸,毒蛇。

  雅各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他更冲动一点的话他就应该扑上去撕碎这个女人的脖子,他现在甚至不敢品尝玛蒂尔达倒给他的茶。

  “怎么了,弗莱先生?”她笑着问道,“你没有受伤吧?”

  雅各不知道该说什么,是的,他被利用了,被女人,又一次。但他能说什么呢?

  他说:“没有。”

  “那真是太好了。”她微笑着说道,“希望顺道解决我的小麻烦不会给你带来任何损失。”

  “……不会。”他说着,深吸了一口气,“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tbc


评论(1)
热度(21)
上一篇 下一篇

© 轩辕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