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九

【脑洞堆放】从底特律到威尼斯

  
  “你们看起来真的很像个人。”你对康纳说。
  
  你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大桥边,你给他看你拍的照片。
  你们第二次见面是在警察局里,你抬起手和他打招呼。你好啊康纳,手腕上的手铐哗啦啦作响。
  
  他不想的。
  “数据在哪里?!”他用力捶打着你面前的桌子。
  但他必须这样。
  他感到一丝愧疚,因为那些隔着玻璃看着他的眼睛,因为你微笑着递给他的照片。
  但你依旧微笑着,看着他像兽类一样在你面前咆哮。
  你微笑着,如此宽厚。他有一瞬间甚至觉得,你是明白他的。
  
  底特律里没有多少人了,只有仿生人。
  你坐在玻璃后面,背对着那些仿生人记者们。你盘腿坐着,八风不动,安稳如山。
  “你为什么不觉得害怕?”他说。
  “不用害怕。”你微笑着,“我对你们很熟悉。”
  那些叫嚣着的嘴巴,那些溢满了好奇的眼睛,那些或是愤怒,或是探究的脸。
  “知道吗康纳?”你说,“你们真的,真的真的好像个人。”
  简直就是完美。
  
  底特律迎来了春天,仿生鸟在歌唱。
  你踩着诺丝的脸,手里一把上膛的枪,瞄具里是仿生人女士光滑细腻的肌肤。
  
  “不!别开枪!”
  “快开枪!你在等什么!”
  
  “别开枪,我们不是机器,你在杀戮!”
  “清醒一点!我们怎么对待你?仿生人怎么对待你?”
  
  “不要开枪,我知道我们对你不好,但人类做错事了,我们只是想要自由。”
  “你忘了纽约警局的宗旨吗?你想要背叛你的警徽吗!服从命令!”
  
  “别这样,我知道你不会这样的——”
  “你在干什么,警探!这是命令!”
  
  你回到藏身的汽车旅馆里。
  康纳伸出手来,把手掌放在你的肩膀上。
  “没事了。”他说。
  “马库斯说——你还有机会。”他又说。
  
  机会,你想。
  领袖已经压不住他愤怒的民众。
  他们和人类如出一辙,一样的愤怒和盲目,一样的乌合之众。
  你举起了手枪。
  
  “你要因为一群仿生人,而杀死你的同类吗?”你的长官问你。
  你知道他们看着你,隔着瞄准镜,隔着仿生鸟的歌声。
  但你知道你不能。
  
  然后你走了,康纳来到你藏身的汽车旅馆。
  人类在底特律绝迹的那几个月,没有食物供给,没有供暖,所有对仿生人而言没有意义的东西全部绝迹了。
  但你还是生活在这里,凭借你的聪明才智,凭借你的大脑和双手。
  人类,康纳想。
  人类。什么是人类?他们是不是人类?
  不是的,他突然觉得,他们只是像人类。
  
  他想起你说你喜欢威尼斯。
  于是他辞去了所有的职务,只身前往威尼斯。
  那儿还是老样子,撑船的人是些胡子大叔,放声唱着:“桑塔露琪亚——桑塔露琪亚!”
  
  他曾经问你:“你们的宗旨是什么。”
  “至死忠诚。”你答道。“你忠于谁,康纳?”
  他思考起来,自由的话太过宽泛,马库斯却又太过狭窄。
  “我不知道。”他说,“你呢?”
  “我也不知道。”你微笑起来。
  
  如今他来到了威尼斯。你曾说起威尼斯的水,威尼斯的桥,威尼斯的歌声和巧克力冰淇淋。
  底特律没有巧克力,因为仿生人不需要巧克力。
  如今他来了。他不知道你是不是在这儿,但他觉得,他会找到你的。
  
  

评论
热度(26)
上一篇 下一篇

© 轩辕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