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九

宿舍停电断网了一天,晚上洗完澡出来买了柠檬茶,又越过差不多半个学校来到有灯光可以看书的运动场。

走路的时候我想起高三毕业那个时候他带我去看加勒比海盗5。他在柜台拿了爆米花和冰红茶,我的近视眼镜和3D眼镜叠在一起架在脸上,一边避开他塞到我嘴里的爆米花一边抱怨他总是戴隐形眼镜。他问我能不能拍照发给他的朋友看,因为他们不信他在和女朋友约会,我觉得害羞于是死活都不肯。
我一直叫他哥哥,别人眼里我们是兄妹,不是情侣。

他跟我说分手的时候我告诉了我闺蜜,小卡,还有豆包小北,还有两个室友,别人不知道。
我只是稍微花了点时间消化,不觉得难过。我偶尔会想起他,我想起他骑车朝我这边来,我们会击掌,他会松开车把朝我张开双臂,我好多个密码都是他初中时候我给他起的外号,他的生日,他的手机号码,然后我想起我给他的平板和手机设置锁屏密码,是他的生日,然后有一天那四个数字突然间没办法开屏了。

我的确不擅长经营感情,我们可以几个月一句话都不说而我还过得好好的,我可以不知道他的近况却完全不感到担心,我可以看着女孩子给他送东西却只是过问一句就揭过。
现在想起来,我发现我并不是单纯地相信他,我喜欢他我爱他,但这一切都可有可无。没有他我又不会怎么样,随便吧,就这样,管他呢。
现在我删了他的微信删了他的steam好友,那些密码懒得改,太麻烦了。

就这样吧。
他的以后我不想知道,我不想祝福或是诅咒,我不想再见到他。
以后的日子属于彩虹刺客底特律,属于一大堆书,属于永远学不完的汉语言文学,属于文学社部门,属于可能会出的本子,可能会考的研究生,属于闺蜜和朋友,属于无限可能。

运动场蚊子真多,为什么只咬我不去咬我室友。

评论(3)
热度(6)
上一篇 下一篇

© 轩辕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