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九

【Jager×你】亲爱的杜塞尔多夫

  

  #感谢约稿!!!! @めめ

  #这是一篇无限咕咕咕的稿子我跪谢不杀之恩

  

  

  亲爱的,你也住在杜塞尔多夫。

  不是很冷,还在可以穿上宽松卫衣的那一个假期。是你们省吃俭用赚来的一个假期,东拼西凑,像用破布缝出一面餐巾一样把它们拼在一起。回到德国的那个晚上你们都像个高中生一样,对家里人说我出去走走,结果鬼祟又兴奋地来到了老城街口右手边的顺数第二个路灯之下。

  你低头看着老城街道上铺地的石砖,还没有开口问他想去哪儿。他的手臂抱过来的时候你还在想香肠还是啤酒,他的嘴唇吻下来的时候你才开始思考啊哟怎么回事,他闭上眼睛咬你的嘴唇的时候你才意识到点什么。头上戴着鸭舌帽的少年踩着滑板,情侣在马路对面牵着手耳语,小孩子早恋又怎么样?街上不会有人跳出来高喊着包办婚姻和反对这桩婚事的,所以你在心虚什么呢?谁知道。

  “你想去哪儿?”Marius问你,他还抱着你不肯放手,你们和路灯先生和消防栓小姐站在一起,他把下巴放在你的头顶上,笑得像个偷吃了糖的孩子,嘴角的糖粉都没擦干净。

  你并不打算回答他,总之走到哪里就是哪里吧,但可不能让他知道你没半点儿计划,可不能让这个人得意了。你把他推开,牵着他的手一头钻进了洋溢着啤酒泡沫的老城街道。路灯先生的脑门发着光,醉汉冲出了酒馆,睁着醉眼看你们,然后突然竖起大拇指对Marius说:“干得好!老兄!”

  他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啦,明明表白的时候结结巴巴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眼睛都不敢往你脸上看。他在从法国油价说到美国边境,又从浴室里摔了一跤说到训练场上靠作弊跑赢了Elias之后,终于让那句话从牙齿缝里溜了出来。

  走廊里只有你们两个人呢,那句话闪了一下就飞过去了,他语速那么快,你怎么听得清啊?于是你问他:“再说一遍?”

  哦你一定是在开玩笑!Marius觉得全身的血都要涌到脑子上去了。

  “我说——”他深吸一口气。

  

  你居然把他拉进了酒吧,那种中间有个舞池头顶上有个会转会闪光的球的那种酒吧,那种音乐震耳欲聋,舞动的人群里穿着比基尼的女孩子数不胜数的那种酒吧,而不是那种有着暖和灯光和木质啤酒罐的那种酒吧。Marius吓了一跳,但你笑着问他:“不是吧亲爱的?你没进过酒吧?”

  我进过,我进过!灯光和音乐好像一下子把他撞懵了,他好像是在迫不及待地想证明点什么,但是说出口的声音全都被重低音震碎,你紧紧地牵着他的手把他带入拥挤的人群,那些扭动着的人体和飘动的金发不断地碰到他的后背和脸颊,拥挤的空气几乎让他无法呼吸,而你游刃有余地把纸钞递给了酒保。他听不清你说了什么,长岛冰茶,龙舌兰日出还是黑啤酒?到了老城为什么不喝黑啤酒?

  你低头含住了吸管,Marius一边挡住来来去去的人群一边思考你会不会喝醉。酒杯边缘的柠檬片突然掉进了深色的长岛冰茶里,你低头看的时候Marius还以为你在看被弄脏了的衣服,其实你在看你的酒呀。深色的,棕黑色的,像极了Marius的头发不是吗?

  “Marius——”你扭过头去看他,下一句话被淹没在人群突然爆发的欢呼声中。他侧过耳朵低下头来示意你再说一次,呼出的气息还是湿润温热的,你问他:“我说,你没去过酒吧吗!”

  我去过,我去过!他在心底里声嘶力竭地争辩着。我去过!我成年了!我早就大学毕业了!我都几十岁了!我去过!上帝啊你在干什么?你是不是在趁机亲他的脸?

  你的手指尖上还沾着冰冷的水珠呢,你就用那只手去扶着Marius的腮帮子,嘴唇亲在他的脸颊上,而这个蠢货居然还在发愣。这是第二次了,第二次了Marius,你到底要怎样才能在应该亲吻你的恋人的时候反应过来?表白的时候也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你啰啰嗦嗦说了那么多所以要不要吻我”,你当时都这样问他了,但是这个白痴居然在发愣。

  没救了呀Marius,但你依旧朝那个冲他抛媚眼的小婊子竖了中指,杯子里仅剩的酒被你抬头一口气喝光了,你再次牵起他的手,穿过那些扭动的后背和散落的金发,挣脱人群之后发足狂奔,一头冲出酒吧里浑浊温暖的空气,逃跑般撞进老城的冷风中,然后像慌不择路的猎物,身后好像有鬣狗在追。

  你们跑过路灯和消防栓,路旁房子的窗户里亮着灯,醉汉在酒馆里大笑,绅士淑女掖好了餐巾,骑手飞驰,年轻的男孩子依旧踩着滑板。你们都不认识路,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那个小婊子又不会冲出来追你,跑什么呢?跑什么呢?

  他突然停了下来,他用力把你扯了回来,你扭过头去喘着大气看他,满脸是汗。他突然用那双手捧住了你的脸,一手沾着手心里温热的汗,一手拢住夜里寒冷的风,一边热一边冷,他低头用力地吻你。

  

  小情侣似乎都一个样儿。假期的末尾里你坐在床上用笔记本电脑订机票,咬着手指思考到底要不要告诉Marius,然后几乎是马上他就给你打了电话,用惊人的语速开始述说关于明天机票和天气甚至午饭吃什么的絮絮叨叨乱七八糟。

  你戴着耳机接的电话,听到一半突然就笑了出来,他在听到笑声的一瞬间急刹车,一言不发,一声都不敢吭。

  “Marius?”你笑着看着自己的电脑屏幕,“You are so sweet.”

  哎呦?早就成年的大学毕业的几十岁还进过酒吧的Marius突然感到了事情不太对劲,等一下,等一下!停一下!先不要说话,让他把死机的大脑重启一下!

  “你害羞了吗?”你问他。

  “我没有!”他突然大吼道。他的家里人问他在和谁说话,他高声回答了一声是同事!!

  对呀,他没说错。第二天你们坐上同一个航班,坐在同一个窗边,你问他说你睡觉的时候会流口水吗?结果却是你先睡着了。你们回到赫里福,回到靶场和宿舍,在例行会议中只有客套话和眼神交流,在训练场上奔跑着擦肩而过。他强忍着朝你微笑和低头去看滴落在跑道上的汗水的欲望,连深夜里握着手机失眠,都要把手机屏幕的光包在被子里,鬼鬼祟祟地给你发短信。

  对你说点什么好呢?你睡着了吗?如果没有,那么你在想念他吗?如果有,那么你会梦到他吗?你会和白痴Marius一样,憋着对话框里的字母,就像夏日里戴着面罩,面罩外面戴着头盔,热气和汗水都闷在织物里,听着织物里回荡着的自己的呼吸,惴惴不安地思考该迈出哪一只脚。

  不能吵到你睡觉呀,那么就发张照片吧。他在飞机上偷偷拍的,你倚靠在他的肩膀上酣眠的时候,你合上眼睛任由他把嘴唇放在你额头上的时候,他又露出了那种偷到糖果还能独吞时的笑容,他举起了手机。好了,他对自己说,Marius暂时比分领先!

  “坏家伙!”你发短信骂他。

  他闷在被窝里偷笑。对啊,坏家伙在报复你,报复你在会议室里不回应他暧昧的眼神,报复你在训练结束之后不肯接他顺手递过来的饮料,报复你一回到职业的壳子里就对他不闻不问,而他却像个漏风的气球一样,那一点点喜欢总是忍不住找到地方轻轻地漏出来。你才是坏家伙,你是缩在羊皮里的灰狼,坏透了。

  你对他说:“晚安,坏家伙。”

  他又想到你不在那个壳子里的时候,他拖住狂奔的你的时候,他低头吻你的时候。旁边是另一个路灯和另一个消防栓,骑手,滑板,路边的醉汉,酒馆和餐厅,你们的老城和杜塞尔多夫。

  跑吧。队内恋爱被发现了就要写检讨甚至调职,你们尽可能地低调,但室友还是会问你在和谁聊天,德国人还是会好奇为什么Marius要偷偷准备水果糖和巧克力,那个白痴还以为他的队友什么都不知道。

  该睡觉了,不然明天训练就要走神啦。但是天哪,真是想念你们的杜塞尔多夫。

  

  

  

  

  ——

  最后:

  

  真的感谢不杀之恩QAQ

  结尾可能不是很好跪求各位原谅QAQ

评论(4)
热度(62)
上一篇 下一篇

© 轩辕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