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九

【Kapkan×你】打猎

  

  #写给 @狼少★

  #生日快乐鸭!!!

  #猎人专属俄式硬核庆生法

  

  

  

  如果跟你要好的人是法国人,那么在这一天你得到的可能就是美酒,蛋糕和彩色马卡龙。他们会在宿舍或者休息室里拉起彩带和纸花,给你做你爱吃的菜,甚至会用香槟刀给你开香槟。他们会穷尽自己的血统优势,尽力让你度过美好的一天。

  可惜的是,和你要好的人并不是法兰西子民。而是居住在地球以北,棕熊和针叶林的国度,冰雪和伏特加的领土,西伯利亚高压统治之下的,高傲和豪迈并存的斯拉夫人。

  没错,就是俄罗斯人,你可以叫他们毛子。

  综上所述,总而言之,这就是根本原因。

  这就是你在生日当天没能吃上蛋糕,而是穿上全副迷彩服,背上被伞绳猎刀望远镜水袋干粮等东西装满的背包,拎着他给你的复合弓,跟在Maxim·Bosuda身后徒步行走一个半小时,来到树林深处一个水潭旁边下风处的草丛里趴着的根本原因。

  他还要嘲讽你。

  “我还以为你的小胳膊拉不开弓弦。”我们尊贵的老猎人即使是灰头土脸蹲在草丛里,也依旧有一种披着红色天鹅绒披风戴着皇冠坐在王座上的气势。

  “并没有,长官。我拉得开弓弦。”即使你总是在他和Gills或是苛刻或是冷漠的眼光中累死累活地完成体能训练,但事实是徒步走路比彩虹小队的训练轻松得多,所以你觉得他只是单纯地想损你。

  Maxim没有接话,他举起望远镜,镜筒之外的水潭边上没有任何可供狩猎的动物,鹿,或者别的什么,连一只大尾巴松鼠都没有。

  这对他而言可是家常便饭,蹲个通宵都等不到猎物,或者追着某串脚印却连猎物的毛都没沾着之类的事情不胜枚举。

  除了猎物以外,野外也同样能让一个猎人放松,所以他并不着急。他放下望远镜,随手拧开水袋喝了一口,然后问道:“为什么你穿得像一堆干草还要趴在地上?”

  “我觉得我会被猎物发现。”你答道,第一次跟着他出去打猎,你还是个菜鸟,你不想添麻烦。

  “效果不错,”Maxim面无表情地说道,“甚至别的猎人也发现不了你。”

  “呃,谢谢。”

  “然后你就会被打一枪倒在地上。如果我也看不到你,我还会在循着你惨兮兮的哭喊找你的时候一脚踩扁你的小身板。”

  “……”

  “而且你就是站在这儿,猎物也发现不了你。”

  “……长官。”你终于忍不住了,“我觉得您今天好像有点喜欢说话。”

  你的长官看了你一眼,示意你说下去。

  “您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没有。”他矢口否认,“你只是比较蠢。”

  

  这次你是由衷的不想理他。

  诡异的寂静持续了大概五分钟,你已经在脑内展开了一场反恐演习。在你成功绕开第无数个EDD进点安装拆弹器的时候,你的长官说话了。

  “鹿比兔子难抓多了,也许我不应该一开始就带你来这儿。”

  “但是你连狩猎安全许可证都弄好了,我还以为你会带我去抓鳄鱼。”

  “不去。”Maxim说,“到了巴西再去。你应该感谢我没带你去找臭鼬。”

  恶魔!你在心里骂他。

  “我弄了个抓兔子用的陷阱,有一次抓到一只松鼠。”他说道,“刚刚入秋,颊囊里全都是坚果。”

  “噢,我还没见过那样的小松鼠呢。”你说道,“一定很可爱。”

  “我不知道。”Maxim·Ruthless and Cruel·Bosuda面无表情地答道,“剥了皮都一个样。”

  “……你是魔鬼吗?!”你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骂他,“如果你想跟我搭话那就应该说点好听的,好吗!”

  “好听的?”猎人笑着举起了望远镜,好整以暇地调着距离,“什么好听的?关于我带我们的小狙击手去找臭鼬的事情你想听吗?”

  “你他妈的带Timur去找臭鼬?”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对不起,你们都是俄罗斯人对吧?他是你的队友对吧?我觉得你想杀了他。”

  “放轻松,小鬼。没那么严重,他用来射臭鼬的弓箭还在你手里呢。”

  你惊恐万分地看着手里的复合弓。

  “Hush,小鬼。”他突然把身子伏低了一点儿,“水潭旁边,两头白尾鹿一头驼鹿,看见没有?”

  你只能暂时放下对长官的满腔控诉,水潭旁边来了三头鹿,白尾鹿更小一些,长着圆滚滚缀着白色绒毛的尾巴,驼鹿体态魁梧,长着非常厚实的双角,那双鹿角看起来有点像展开的捕蝇草。

  “别想那只驼鹿,我现在穷得叮当响,让我们回去找Six升了工资再痴心妄想。”他把身体压得更低,几乎是贴在你耳边说话,“两头白尾鹿随便你玩,瞄得准点儿,箭贵得不行。Timur和他的臭鼬已经毁了一支了。”

  拂在耳后的不知道是他的呼吸还是杂草,非常痒。你很想发抖,或者伸手去摸一下后颈,但你怕自己轻微的一丁点儿动作都会把鹿吓走。

  但Maxim还在你耳边说话,瞄准肺部,避开骨头和厚实的肌肉群,

  拉开弓弦的时候真的会想起很多东西,这是你第一次狩猎,目标是一只长角的白尾鹿,今天是生日但没有蛋糕,只有丛林原野和Maxim,他说可以了,那头鹿要死了,它那么漂亮,你要杀了它了。

  弓弦在一瞬间发出几乎可以被忽略的轻声,击断草茎,利刃破空。

  射偏了!

  顷刻间白尾鹿扬起了前蹄,然后耳边一声枪响吓了你一大跳。

  “回去我要罚你做射击练习了,臭小鬼。”Maxim低声说,他的声音有点儿咬牙切齿,但依旧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平静。他一手把还在发懵的你拎起来站好,然后径直走向那头白尾鹿——已经是死鹿了。

  你跟在他身后的样子活像一个跟爸爸出来见世面的小孩子,他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伞绳,猎刀,然后当着你的面割喉放血。

  你在心里说出第十句上帝保佑的时候,猎人又举起了他的猎刀,这次就是剥皮和大卸八块了,听着肌腱断裂的声音你只觉得有点头皮发麻,赶紧扭头去和水潭里自己的倒影大眼瞪小眼。

  “呃,长官。”你说,“后来那只臭鼬怎么了?”

  “你应该问我们可爱的狙击手怎么了。”Maxim愉快地笑了一声,“接着,小鬼。”

  你下意识回过头接住了他扔过来的封口袋,新鲜鹿肉被放在塑料袋子里包好,肉质表面还剩点儿细粒的盐星子,他居然还带了盐?

  “生日快乐,小笨蛋。”站在一具可怜的尸体旁边的猎人擦了擦手上的血,“现在我们赶紧走回去,说不定还能赶上新鲜的蛋糕。”

  回去的路上猎人收到了Lera的短信:“我们准备好了,你什么时候带我们的主角回来?”

  

  ————

  最后:

  我是个白痴,狼狼跟我说立冬生日,我午睡睡懵了起来跟她说生日快乐,说完了才一个惊觉. JPG发现有哪里不对。

  极限写稿凑合就着看呗_(:з)∠)_

  总之就是生日快乐啦*٩(๑´∀`๑)ง*

  

  

评论(2)
热度(78)
上一篇 下一篇

© 轩辕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