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九

我的上司和我上司的上司好像有一腿


  

  亚历偶尔能听到街边的人们讲述大学士的故事,在他们的口中,那个灰白长发足不出户的女人是智慧与高深的化身,她是世间最纯粹智慧的领受者,女王在她的帮助之下总有一日能够成为目所能及的土地的至高领主。中年父亲在屋子里责骂他的孩子,因为那孩子愚钝而不思进取,没有资格进入学院,其实进入了学院也未必能见到大学士一面,她的学生都是些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了,但那些老学究依旧为得到知识而激动得伏地痛哭。亚历不理解这种情绪,也不理解她的行为,芬希德太过讲究循序渐进,她害怕知识是某个藏匿欢乐与灾厄的盒子,盒盖开得大了,它们便携手而出。

  是的,大学士。他心想,智慧,勇敢与博大的化身,她总能化险为夷,她还是女王最宠爱的亲信。亚历不敢过度猜测,这是何等不敬,但女王与学士之间的一些……举止,实在是令他觉得不对劲,像是身上突然多出来一根骨头一样。

  他当然不敢多想,学士自有她的打算,他这样对自己说道。大学士是女王最亲密的亲信,而他亚历·戴恩,大学士最亲密的亲信,没有之一。芬希德不像女王,她比修道院里的修女还要清心寡欲,亚历甚至连碰她一下都要心怀愧疚。他又一次斗胆询问了芬希德对女王的观感,大学士只是很轻地微笑了。

  “亚历。”芬希德轻轻说道,“我向你道歉,但是请不要深究。”

  他悚然一惊。

  两个女人之间到底是如何熟悉起来的,亚历并不知道。那场荒唐的审判里,女王没有给芬希德说过一句好话,她只是高高在上地坐着,静静地看着,她指节上戴着的金属饰品一下一下,不紧不慢地敲在椅子的扶手上。

  “我认罪。”他的主人说道。

  亚历马上就出了一身的冷汗,轻微的晕眩让他觉得双腿发软。他看见自己的主人敛了裙裾,谦卑地跪倒在地上,她的脚板和手心贴在地上,额头贴在手背上,披散的黑色长发贴在背上,垂落在地上。

  “芬希德,你有什么罪恶?”女王傲慢地问道。

  “我有四大罪,陛下。”她答道。

  “我掌管学宫,德行浅薄,不如元老,知识贫瘠,不如学士。空有其名,不掌实权,人心涣散,不得服众,此罪其一。”

  “我流离失所,万幸得学城收留,非学城人士,不得推举,身怀雕虫小技,才疏学浅,孤身觐见。此罪其二。”

  “我体态孱弱,双目失明,来自异乡,天不怜我,生而为女,却斗胆接触智慧学识,长袍加身,此罪其三。”

  “我血肉之躯,却斗胆参战,妄想居功。我习歪门邪道,不入学城正统之眼,却在境内讲学,蛊惑人心,毒害百姓,此罪其四。”

  “此四大罪,罄竹难书,千刀万剐,死不足惜。”

  娜梅莉亚坐在上面俯视她,芬希德跪倒的时候都那么端庄矜贵,她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满意地笑了起来。

  “你不承认谋害女王的罪名吗?”法官问道。

  “不认。”她依旧跪着,跪倒的时候那头顶朝向着女王的方向,而不是法官,不是卫兵,是女王,“事发期间我忠心耿耿,随侍陛下左右,全力护她周全。据帝国法律,应居功行赏,升官加爵。”

  恐惧,震颤和惊愕不胫而走,法官大声喊着罪状和指控。芬希德在混乱的人声中站了起来,她抬起头来。

  那一瞬间娜梅莉亚便攥紧了扶手。直到她老,直到她死,她都还记着那个时候芬希德的神情,还有她的姿态,她说话的声音,她那一身打不烂也无法折断的骨头,她失去了视力却依旧清明的认识。她的臣子,她的芬希德,她的大学士,她忠诚,卑微又聪慧的恶犬——

  “那么我请求武斗审判。”她高昂着头颅,突然厉声喝道,“亚历·戴恩。”

  封住他喉咙和嘴唇的坚冰瞬间碎裂,没有女王的允许,但他依旧走出了人群。甲胄在撞击时叮当作响,他在芬希德面前放下沉重的方形大盾,单膝跪地:“我在,大学士。”

  他跪在芬希德面前,满怀沉重的责任和荣光,静候芬希德把蒙眼的绸布系在他手腕上,那根绸带比羽毛还要轻盈,女王很看重她,她衣着考究,那根绸带上都带着甜美的熏香和精致的绣纹。

  周围又是一片惊呼。

  亚历抬起头来,他的主人随时随地都是美的,即使那双眼睛失去绸布遮挡之后,露出了坏死空荡的眼眶——她没有眼球,她居然没有眼球。

  怪不得绸布底下是两个凹陷,她根本就没有被人弄瞎眼睛,她连眼睛都没有。席间有母亲伸手捂住了女儿的眼睛,但亚历依旧抬着头,他看着主人漂亮的脸和丑陋恐怖的眼框,她还在慢慢地摸索着给他系上绸带。

  女王没有再用手指敲击椅子扶手,她坐在高位,于是免不了微微低头去看她。

  芬希德一直都很瘦弱,但那时候还算不上孱弱,她只是纤瘦,身体长得都刚刚好,五官正好在清丽小巧的边界上。她低着头微笑的时候连裹挟着尘土的风都是温暖的,芬希德很漂亮,女王对她很好,即使她对衣着打扮并不在意,娜梅莉亚也不会亏待了她。她给她最好的布料和珠宝,给她成群的女仆,她劳师动众建造一座藏书的高塔来搏芬希德一笑,她甚至想尽办法探寻芬希德的过去。她已经开始为她着手准备大学士的盛装了,她还想把星辰和城池都用宝石篆刻在大学士的衣袍上,此等待遇前无古人。

  芬希德终于完成了这件小小的工作,她后退一步,双手交叠在小腹前,空荡荡的眼眶正对着亚历的双眼。

  “骑士亚历·戴恩,我把我的荣誉与羞耻一并交付于你。”她说道,“胆敢战败,提头来见。”

  


评论(1)
热度(3)
上一篇 下一篇

© 轩辕九 | Powered by LOFTER